一只默默吃粮很少产粮的面瘫。

啊………想不出来梗………咸鱼JPG

【蓝绿】三轮车后续

Emmmm……
我在ooc道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感谢大家没打死我
特此送来更加ooc的后续🙏🏻
评论链接

我也不知道那个清晰一点就都发了,两张图片都是同一个文,原谅我用这么笨拙的方式orz

【蓝绿】一辆三轮车

@朝木Asaki 送给太太,说好的粮~(实际上蓝绿缺粮早就断断续续写了一些,但是一直没有发)感谢太太在产粮上的支持🙏🏻
之前被吞了两次,链接的话大家都懂得吧?
评论里会放链接的
文笔不是很好,望不要嫌弃(•‿•)

【懿平】为开车而开的车


第一次用石墨,发的链接有权限,我弄了一会儿发现不会………于是图片版的车来了↓


还是看评论里的链接啦~~


啊啊摸头杀!!从夹缝中挖糖 ヾノ≧∀≦)o

【白芳】异造(六/完)

6.







元芳养病的半个月期间,果真如同扁鹊所说,半个月身体便恢复了八九分,那一天的沉闷也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依旧喳喳呼呼,没头没脑的和以前没差别。

如果非要找出一个不同于以前的地方,那就是元芳会时不时地突然觉得疲惫,不过休息的频率高了一些,他自己倒是乐的自在,因为狄仁杰给他放了个长假,至于什么时候上班……到时候再说好了。

乐呵呵地接过糖葫芦,元芳一边吃,一边朝着狄府走去。

“不好了!城郊方向有怪物!大家快逃啊!”

怪物?

李元芳费力地拨开人群,向城郊望去,还没看到什么,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动扑面而来,能量形成巨大的风浪,一下子就吹倒了大片人群。

背着飞镖,元芳打算先去看看情况,毕竟这种事情,不久就会有人通知狄大人了。

顺着人群寻去,元芳很快就找到了那个人们所说的怪物。

偏远树林间的一块巨石上,有一只浑身都散发着紫色气息的千年狐,双目赤红,很明显是发了狂的。它极其狂躁地盯着李元芳,弓起身子,嘴里发出“嘶嘶”的威胁声。

元芳有些发怵,论实力,他跟千年狐差距太大,从血脉上就没了可比性,更不用说对打了。而且……随着身体内部逐渐加剧的无力感,让他渐渐有些迫于千年狐的威压站不住脚。

那千年狐大概看出了元芳的实力远不及它,于是变有些放松警惕,或许是维持如此巨大的狐身太耗费精力,也或许是认为元芳对它造成不了多大伤害,它在威胁性的吼叫几声之后,身影缩小,渐渐成了一个成年男子的身体。

如果说元芳从来没有被如此震惊过的话,那么现在有了。不看衣着,那容貌,分明就是李白!

找了几个月的李白就这样以这种扭曲的方式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李元芳甚至忘记了对方还把自己当成敌人,一个箭步就冲上去紧紧抱住了李白,他身高不够,胳膊又短,使劲抱住也只不过是环住了对方的腰满心欢喜地蹭了蹭。

而面对敌对方突然放下戒心抱住自己这件事,李白分明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散发出一身汹涌的杀气,抬手一掌,毫不犹豫地打在元芳的肩膀上,那一掌没有留什么情分,感觉抱住自己的魔种闷哼一声,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即腰上的力道有些松懈,却软软环住没有一点儿要放开手的意思,他烦躁地又一次抬手,打算就此再一掌拍死元芳时,却突然感觉到对方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让自己的能量变得强大了不少,李白看了看自己掌心汇聚的能量,比之前更具有杀伤力了。

隐隐约约觉得与这个魔种接触,会让他获取力量,李白停了下来。

收回手上的能量,他冷冷地看了一眼连陷入昏迷都抱着自己的耗子,抬手揪起元芳的衣领,无视他肩上的伤,将他甩到地上,元芳因为牵扯到了伤而迷迷糊糊地挣了一下,眉头紧皱。

李白坐到昏迷的元芳旁边,将一只手搭在元芳的额头上,慢慢等待了一会儿,果然,有一丝能量似的东西缠绕上了他的手腕,被他吸收。

李元芳再一次睁眼时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能量被李白汲取的场景。

他第一反应是想坐起身子,却牵扯到了肩膀的伤口,疼得他不得不放轻自己的动作。他知道这一掌是李白打的,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坐在他面前的这个李白,已经根本不是李白了。

“李白…你究竟,还是不是李白?”

还是不甘心地问出口了。

那李白看了元芳一眼,看得元芳从心底发寒。

他眼中没有了从前的那种洒脱的笑意和倜傥,元芳看到的,只有浓浓的冷意和漠然……还有一些因力量强大而产生的狂热。

元芳知道李白变成魔种的根源是自己的血液,这样一来,他就都明白了。最初的李白,早就沉睡在这具皮囊之下了。

“李白!你到底…要干什么!”

李白的目光僵硬而呆滞,似乎花了好半天才消化出来元芳所问他的话。

“…杀。”

什么?杀什么?

突然意识到现在这样的李白只是背后主谋用来实在他可笑破坏计划的傀儡,李元芳心底腾地燃起怒火,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两只手一下子紧紧抓住了李白别在腰间的青莲剑。剑鞘一道流光划过,剑穗上挂着的老土的流苏,那是元芳趁其不备偷偷缠上的,剑身散发的凛然的气息,是以前剑仙惩恶锄奸的武器,也是在城墙上作诗的凶器。

可李白的青莲剑,不是用来杀戮的铁器!

“你不能去!你这样只是成了那个人的武器而已!”

“那你…就滚吧。”

李白冷冷地看了李元芳一眼,那目光刺过他的身体,像是在看一只卑微的蝼蚁。

李元芳抱着李白的剑,冰凉的感觉透过衣服传过来,肩膀的伤口痛的发热…他不愿意松开这把本应随主人潇洒云游的剑,更不愿松开本应该驰骋天下纵游八方的李白。恐惧和纠结弥散在他的心里,最后汇聚在肩膀的热痛之上,这样的他,是拦不住此时早已不认识自己的李白的。

许是元芳的犹豫引起了此时李白的不满,青莲剑出鞘,剑尖所指,正是元芳。

“我说了,让你滚。”

字字灼心不留半分情面。

“哈……死酒鬼李白,原来你的青莲剑,有一天也会指向我啊……”

笑过之后,李元芳跪坐在地上呜咽着说道。

青莲剑出鞘之后的李白,能与他抗衡的人整个长安城也寥寥无几,元芳知道自己拦不住他。

树林的另一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个人都不自觉紧张起来。

出现的两人面前的,是匆忙赶来的狄仁杰。

“元芳,可有什么发……李白?”

“狄大人!他现在不是李白!”

狄仁杰不得不说的确被震惊到了,虽然满身杀气的样子完全迥异于李白,但是在外表来看,那人就是李白没错。元芳在他旁边,看样子伤的不轻……

“你想干什么?”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这个李白的杀戮气息异常浓重,元芳的伤不用想也知道是他干的,可现在的问题是……

“…杀。”

“为何要杀?”

“杀人…”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狄仁杰早已知道昔日李白已沦落为如今的杀人机器,但他不愿意伤到他,只因为他曾经是李白,一个意气风发潇洒如他的剑仙。

“斩立决!”

堪堪躲过李白的一剑,那一剑没有使出什么全力,可狄仁杰却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看着此时的李白因鲜血变得有些狂躁,剑尖因兴奋而发颤,狄仁杰却有些犹豫不决。他不是没有问过林老爷恢复神武的方法,相反,正是因为这个方法的缘故,他才会如此纠结。

可是那样的方法……开什么玩笑啊!

开什么玩笑?竟然需要元芳的心头血才能有一半几率恢复李白……这样的事,他狄仁杰怎么做得到……!

“狄大人!快躲开啊!”

元芳焦急的喊叫让狄仁杰猛然回过神,却后知后觉想起现在的元芳可以感受到自己内心所想,他知道以元芳的性子一定会尝试唤醒李白,可是还会有一半不成功的几率啊。

早就避不开四面八方袭来的剑影,片刻之后,狄仁杰已是满身剑伤,支撑着无力的身体,意识控制不住地飘远,狄仁杰死死地盯着向李白走去的元芳,想要拼命阻止他,却被涌出的鲜血呛咳住了喉咙。

“别去……元芳!别过去……”

元芳背对着狄仁杰的身影停了下来,耳朵抖动了几下,带着挂着的铃铛清脆的响声,这样的场景在平时看起来总是觉得煞是可爱,可是现在看来却满是决绝。元芳回头看着狄仁杰,脸上全都是打斗留下的灰尘,他回头笑了。

“我听见十里内有许多援兵正赶往这里,狄大人不用担心……元芳……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胜算,元芳也要试试看,因为……因为,元芳心系……”

元芳哽咽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他迅速转过头,忍住不再看狄仁杰。

“李白……”

元芳尚含眼泪的眼睛看向李白,目光落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狐耳上。

“我做不到打败千年狐灵,但是,我只想让你回来……”

李白目光生硬,看到旁边的李元芳拿出飞镖,举起剑便冲了上去……

“不要啊……!元芳!”

狄仁杰的双手紧紧扣着地面想要站起来,腿却像没有感觉似的不遂他的愿。青莲剑穿过元芳的胸口,明明流了那么多血,可他却看见元芳转头对他笑……

扁鹊匆忙赶来的时候,只看见了倒在血泊里的三个人。医者的直觉让他直接跑到了濒死的元芳身边,探了探鼻息,喂了元芳一颗药丸之后,又检查了另外两人。

“真是命大……”

————————

狄仁杰睁开眼睛,又立刻闭上。

盛夏的太阳太刺眼了。

适应了光线之后,狄仁杰慢慢从床上撑起身体,掀开被子想要站起来时,他才发现,左腿被打上了石膏。

他用手敲了敲石膏,无奈地放弃站立。

“狄仁杰?你醒了?”

扁鹊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狄仁杰看着石膏发呆了场景。

“放心吧,你的腿只是骨折了而已,三个月之内就会康复,不过只是要麻烦你这三个月期间要和这石膏一起生活了。”

“我就说当时怎么站不起来………当时…唉!元芳呢!元芳他……还在吗?”

“…放心吧,元芳活着。李白也活着。”

或许是这段时间同时照顾三个人实在是太费心思,扁鹊看起来有点憔悴。

“那就好…我昏迷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扁鹊。”

“要感谢的话,给钱就好。”

“噗…”

在拐杖的帮助下,狄仁杰能够勉强走一段路,不过也足够了,他知道元芳还没事就好。

“那元芳现在怎么样了?”

“前几天刚刚脱离生命危险,他受到了很严重的内力冲击,大量失血,现在还在昏迷,过一段时间就会醒来了。”

“还有……”

“至于李白,元芳把他救回来了,而且一切正常,但就是不知为何没有醒过来。”

“这样啊……”

狄仁杰低下了头,先不说这几天的昏迷让手头堆积了多少案子,光是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他头大不已。

“扁鹊你说,一杯水要怎样,才会更有价值?”

“酿成酒是个不错的选择,越久越值,到那时,酒中便不止有水了,许多醇香都是从漫长的时间里发酵来的…这要根据个人情况,如果放在大漠里,当然喝掉才最有价值。”

“与我所想相同,美酒配上爱酒之人……甚好。”

再说两人醒来,就已经是数天之后的事情了。

“狄大人狄大人狄大人!!李白他不见了啊啊!”

此时狄仁杰正在补上之前的公务,本就因加班而烦躁的心情更不好了,他停下手中的活,一只手按住太阳穴揉了揉,皱眉。

“有什么惊讶的……那家伙本来来去无影的。”

“可是……”

元芳有些失望地戳着手指,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再开口。

“好了,你倒是清闲着没什么事,我还有一桌子公务要做,”

“好吧,那元芳先出去了。”

等待关门的声音响起,过了许久,狄仁杰才开口。

“你给我从房梁上滚下来…!”

房梁飘过一缕白影,李白落地,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靠在墙上。

“唉……你居然又发现我了,真扫兴啊明明连小耗子都没有察觉到呢……”

他从腰间拿出了酒葫芦,拔出塞子,仰头灌了一大口烈酒。

“嗝……喝点酒先壮壮胆……好酒!好酒!”

一道金色的令牌擦着酒葫芦而过,直插在李白颈边的墙上。

“说重点。”

“唉?好,好!其实呢……其实我今天,呃。”

平时满嘴油腔滑调的李白此刻竟然有些磕巴,脸颊出现一抹红,又极快地消失。

咳咳、咳!

整顿好自己,李白摆出了一副自己认为最帅的笑,又有些郑重地说道:“我今天,是来提亲的哦~”

“什么?”

狄仁杰差点被口水呛到,他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我其实……那个,你家那个小耗子没人和我抢吧……?”

“还真没有……不过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你不是应该跟元芳本人说吗?”

“都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养了小耗子这么多年,应该算是他父亲吧?”

“什么鬼话……?!”

“对嘛!什么鬼话!狄大人怎么能是我父亲呢?”

“元芳?!”

李白此刻简直有些抓狂,他的手指哆嗦着,指着从窗口跳进来的元芳。

“你……一直在外面?!你都听见了?”

元芳大耳朵抖了抖,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其实狄大人,我一直都把您当作我的亲生母亲的!元芳就知道您会同意的!”

母亲……

李白抛去平时游刃有余的样子,倒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元芳,你怎么看?”

“我……同意。”



End.




最后一发,字数3900+完结了哦!

【白芳】异造(五)

5.






再醒来时元芳已经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了。

浑身酸痛的同时还伴随着左手的沉重感。

元芳侧头望去,左手被敷上了厚厚的黑乎乎的类似膏药的东西,一股清凉舒服的感觉顺着左手臂蔓延开来。

只是还是没有力气。

扁鹊端着药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元芳对着左手臂发呆。

“你醒了,元芳?”

“嗯……对了!扁鹊大人,我这样要多久才能好啊?”

元芳苦笑着举起被黑膏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左手,还晃了晃。

扁鹊倒是着实一愣,元芳平时没心没肺的,突然间苦笑的样子,竟然有点让人心疼。

“大概不到半月就能恢复。”

扁鹊把生硬的语气放缓,药碗放到元芳的右手里,药的温度不算很烫,放在手里暖和极了。

“你自己先把药喝了,我把狄仁杰叫过来,他有挺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好吧。”

看着手里的药,元芳是一千个不乐意喝,可谁让扁鹊神医治病那么厉害呢?

狄仁杰很快就来到了元芳房间,元芳刚喝完药,正苦的龇牙咧嘴。

“元芳!你感觉怎么样?如果哪里还难受跟我说。”

元芳看到狄仁杰,被抓走的无助和委屈伴随着眼泪猛地从眼里涌了上来,控制不住的泪水从眼眶流出滑落。

“狄……狄大人!你终于救我出来了呜呜呜……”

看着元芳突然哭的鼻涕眼泪满脸,狄仁杰有点不知所措,一向刻板的他,有点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如何应对元芳的情绪,只得抱住他,轻轻用手拍拍元芳后背,帮他缓气。

“对、对了!李白呢?你有没有救他出来啊?他也被抓到那里了!”

元芳哭的差不多了,抬手抹抹眼泪,抽抽搭搭的问道。

狄仁杰叹了口气,看元芳还挂着眼泪的脸,也有些不忍开口。

“元芳,你是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狄府门口的,带着左手的伤,昏迷不醒。并不是我所救……至于你所说抓走李白的地方,抱歉,我…并不知。”

“……什么?”

元芳突然有些接受不来,他反应了一会儿,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问道“:等一下!狄大人,你刚才……说什么?一个月前?我昏迷了一个月?”

元芳不等狄仁杰回答,挣扎着下床,打开原本关着的窗,窗外阳光大好,一股热气袭来,已经快到夏天了。

关上窗户,元芳有些迷离地坐在床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这几日,就在房间好好养伤,就当做病假休息。”

狄仁杰站起来,他不是不知道元芳身体无力感的真正原因,如果元芳说他抽血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就代表着那个所谓称为“神武”的人,已经被制造出来,并且此时正在以元芳的生命力为根源在存活。

以生命的力量……魔种的生命固然漫长,可这并不代表无尽的活着,如果再不找出那个“神武”,拖延时间加长,元芳就很有可能……

“会死。”

“什么?”狄仁杰连忙回头问道,“元芳,你刚才说什么?”

“我会死的,大人。”

元芳说话时,眼底流露出的是重重的迷茫和疑惑,他的耳朵没精神的耷拉下来,他整个人都是阴沉沉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

狄仁杰的疑惑更深了,他半蹲下身子,与元芳平视,毫不意外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种黯淡无光的眼神。
刚才还好好的,跟以前一样一惊一乍,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元芳才仿佛从刚才的状态脱离出来一般,一下子回过神来。

“狄大人,我……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

“没事的元芳,你不用害怕。告诉我,你刚才怎么了?”

元芳垂下眼眸,一时间没有说话,半晌,他抬起头来。

“狄大人,我这样说出来,您可能会接受不来,但是我不得不说,我醒来之后,一直感觉在不远处有我的一部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分裂成了两个人,而另一部分就在附近与我相感应着,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心情,甚至像刚才一样……”

元芳看了狄仁杰一眼,深吸一口气,说出了下半句话。

“……可以知道您内心想的是什么……这或许,是您称呼他为‘神武’的那个人的能力吧?”

“所以……元芳,你都知道了?”

狄仁杰再说话时,嗓子已经沙哑了。

“……大、大概是的。”

漫长的沉默后,元芳不知道狄仁杰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他呆呆地坐在床上,回想着刚才自己对狄大人说的根本不像是自己能够说出来的话语,感受着生命力像流水那样不急不缓的流失,有些失神。

元芳呆坐着,过了一会儿,他抱住双肩,把脸埋在膝盖上……

听着元芳房间内传出来断断续续的呜咽声,狄仁杰的心就像被千刀万剐一样,却只能握紧拳头转头离开。


Tbc.


题外话:我怕是要折在日更上了……不会坑的,谢谢支持我的孩纸们~但是我需要几天时间补作业,理解万岁。

【白芳】异造(四)

4.






而说到元芳,自出门后就直奔那天出事的酒楼,还没进门,就听见了里面人的谈话。

“最近怎么不见那个酒鬼啊?就是总拿着一个酒葫芦,爱作诗的那个…”

“哦!你说李白啊?我也奇怪呢,这可是他常来的酒楼,放着酒不喝。肯定是相中哪个小姑娘了!”

……这都什么没营养的东西?

李元芳打听不到可靠的消息,可是那群人聊的是李白,李白的消息,还是多一点比较可靠,这样也好找人。

想到这里,他决定再多等一会儿,看看会不会有一些更有用的消息。

“你、你们说、说那个李白啊?我弟弟前、前几天还看到他了。当时他好像在、在和什么东西打…斗,我弟弟因为太、太害怕了,所、所、所以一直躲在暗处没敢出去。”

“你快说说,后来怎么样了?李白和那东西谁赢了………”

元芳紧张起来,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耳朵上,想仔仔细细听个明白,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弥漫越来越近的烟雾。

“……怎么…这么晕……”

他突然觉得意识越来越朦胧,身体也好像被麻痹了一样,动弹不得,想拿飞镖反击,却是有心无力。

……糟糕!被偷袭了!是什么人………

强撑着意识想要努力转过头看清偷袭的人,身体却渐渐攀不住屋檐,眼前的景象也是大片大片的黑,手指在瓦片上磨出了血,支撑着自己不掉下去,可是无力的身体却怎么也用不出技能来……元芳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睛闭上的瞬间,他好像看到了那天出现在街上的黑雾。

朦胧间,他看到黑暗中站着一个人,一手执酒,一手执剑,嘴里吊儿郎当的叼着根草,脸上挂着欠揍的笑容。

李白!

元芳想叫住他,可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用尽力气却说不出声音来。他向李白那个方向跑去,拼命地跑,却还是刚才看见他时的不远不近的距离。

李白!我在这里啊!

元芳用力挥舞着手臂想让他看见自己,却发现李白离自己越来越远……

李白!李白!

李白……

猛然一睁眼,李元芳已经大汗淋漓,他眨了眨眼睛,可这里实在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

他摸索着检查了自己的东西,不出意外,飞镖已经被拿走了。

漆黑的牢房伸手不见五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边是个什么样的环境,有点踉踉跄跄地摸索到一个角落,元芳靠着那个角落把自己蜷缩起来。

他还是有点害怕,这里太安静了,他想抓紧时间小憩一会儿养养体力,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嘎吱————”

老旧的铁门发出腐朽的声音,进来的却不是偷袭自己的黑雾,而是一个披着斗篷,脸上戴着怪兽面具人。

借着来人端着的烛台昏暗的光亮,李元芳勉强看清了自己所在的空间,大概类似地下室之类的地方。

“你、你是谁!我告诉你,狄大人马上就会带着援兵过来救我!你要是不把我放了,小心他逮捕你!”

李元芳看着那个人朝自己走过来,威胁道。

“还多亏了你那个狄大人,我知道那秘籍原来在林家,我还得谢谢他呢。”

“那东西不是你的!你偷了也没用!”

“怎么会呢?那上面记载的……可都是好东西啊。”

那人极快地伸手在元芳的头上点了一下。

“你!你干什么!”

元芳闪躲不及,被点了个正着,身体瘫软下来,竟然疲惫至极,他想抬手支撑身体,却连抬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那个人似乎笑了一声,又像是没笑,看见毫无攻击力的元芳,把他横抱起来。

“你……你带我去哪?”

“喂…喂!你说话啊……”

元芳的声音有些发抖。

那个人并没有再理睬他,径自把他抱到了另一个房间,推开门,元芳一眼就看见了昏迷在房间中央的李白。

“原来李白也是你打伤的!你这个小人!快放了他!否则我打死你!”

那个人似乎轻笑了一声,“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可恶!

元芳被放下来,斜靠在一面墙上,看着那个人拿过来一个刀片和一个瓶子。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李元芳恨透了这样无力感,眼睁睁看着那个人手法熟练地在自己的左手臂上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正好在静脉上。

然后他把那个瓶子拿过来,开始收集他流出的血液。

这一举动看的元芳凉意直从后脊背蹿上大脑,他在放自己的血!恐惧感油然而生,元芳渐渐感到自己眼前因失血而模糊,头脑也变得有点不清醒,这样流血的时间过得缓慢、煎熬极了。魔种的身体恢复要快一些,期间,如果元芳的伤口开始凝固并要结痂的时候,他就用刀片再划破那层血痂,血液会再流出来……

如此反复直到瓶子将满。

渐渐地,元芳也觉得不那么恐惧了,那个人接了一整瓶后就不再继续。

那瓶子不小,几乎快赶上李白的酒葫芦了。

原来自己身体里,有这么多血啊……元芳迷迷糊糊想到。

那个人又伸出手在元芳头上比划着什么,元芳也没力气反抗了,直到那个人的手势结束,元芳才感到身体的控制权又回来了,随之而来的是左手臂火烧火燎的疼痛和成吨的晕眩感。

意识再一次消失前,元芳看到那个人拿着装着自己血液的瓶子向李白走去……

Tbc.





【白芳】异造(三)

3.







距那次黑雾事件已经将近半个月了。

李元芳百般无聊地趴在桌子上,阳光透过窗,把树叶的影子洒在桌子上。斑驳的光电落在他的脸上,带着少年还未长开的青涩气息。

其实说实话呢,不过就是那件事没有丝毫的进展,黑雾自那次出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除了李白和钟馗两个唯一接触过以及近距离观察过的人之外,甚至没有更多的实际证据,线索简直少的可怜。

可是自从李白醒来并且离开扁鹊医馆之后,就一直看不到这个家伙。

“李白酒鬼不会又醉到哪里回不来了吧……?”李元芳不禁猜测。

反正那李白平时也神出鬼没的,但是出现在他眼前的频率那是绝对的高,像现在这样好几天没见到面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

一只蝴蝶从窗口飞进来,淡黄的翅膀一下一下地扇着,误打误撞地却不知道怎么飞出去了,直在墙上打转。

李元芳轻轻地走到胡乱飞着的蝴蝶旁边,极快地伸手抓住了蝴蝶翅膀,然后打算从窗户跳到外面,再放了蝴蝶。

可是不曾想,他刚一着地,却踩到了一个圆滑的东西,直接摔了个狗吃屎,蝴蝶也扑棱扑棱地飞远了。

“什么东西……唉?唉!这不是?”

李元芳看清了滑倒自己的东西之后,顾不得自己摔的满脸土,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死酒鬼怎么把酒葫芦扔在这啊?我就知道他存心的!一定是想绊我!”

不过李白的酒葫芦两天一摔三天一换的,喝多了遗落在这里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看到酒葫芦上溅的血之后,元芳再怎么心大,也终于意识到事情那么一点不对劲。

此时正值正午,狄仁杰处理了府中上下琐事之后,正有些犯困,却被粗暴的敲门声吓了一跳。

“狄大人!狄大人是我!”

元芳咣咣地敲着门,直到狄仁杰忍不了震耳的敲门声极快地去开门。

“……元芳,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把小耗子拉到案台前,狄仁杰问道。

“我好久没见到李白了,而且,我在我屋外的窗下发现了他的酒葫芦!”

“李白的酒葫芦有什么奇怪的?他总丢东西你又不是不了解。”

“可是狄大人,这上面,有李白的血!他肯定受伤了!”

听到这里,狄仁杰也认真了起来,从元芳手里接过酒葫芦,看了看。

“是大概三天前受的伤。”

狄仁杰又仔细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余的线索之后,抬头问元芳,“你确定这是李白本人的血?”

“没错,我确认!是李白的血的气味!”

李元芳头点得筛糠似的,连忙答应道。

照这样来看,纵是狄仁杰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从这种看不见攻击手法的情形来看,极有可能就是前几日黑雾的制造人,可这李白一没冤家二没仇人……攻击他做什么?

除非,自己知道那个人的目的。

半晌,狄仁杰抬起头,说道“:元芳,去街上帮我打听一下关于黑雾去向的消息。记住,如果天黑之前还没有进展,无论如何要先回来。”

“知道啦!狄大人!”

目送元芳走远后,狄仁杰才按了按发疼的额角。

被折腾的没了困意,他索性拿起自己整理的最近时日的线索来看。

“真是的……总觉得差了些什么东西……”

门外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狄仁杰突然觉得今天下午是真的热闹。

进来的是一位报信的侍卫。

“报告大人,城郊胡同里发现一位女孩,失血过多并失去记忆!”

“嗯,我知道了。先送到我这里吧。”

“是。”

侍卫起身正要离开,又进来一位报案人。

“狄大人!今早我家门外发现一个失血过多昏迷的魔种孩子!”

“报告狄大人,西区小巷有失血过多男子……”

“报告………”

……足有近十人。

把这些人都打理走之后,狄仁杰把扁鹊请来为那个第一个送过来的小女孩疗伤。看着女孩头上的触角,原来还是个魔种小女孩。

“报告大人,林老爷急见。”

匆匆忙忙嘱咐扁鹊几句,狄仁杰就来到了前厅,正看见林老爷焦急的神情。

“林老爷,何事如此着急?”

那林老爷看上去并没有比前几天好到哪里去,脸色蜡黄,一脸的无精打采。

“狄大人啊!我林家的那本秘籍被人偷走了啊……这可怎么办……”

狄仁杰感到有些无奈,但又不好直说,只得道些安慰的话。

林老爷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狄仁杰想的太简单了,于是又耐心下来,说道“:我们林家,世代相传就只有那本秘籍,千百年来,无数贪婪之人都想夺取它,只因为那上面记载了绝世神武的制造方法。”

“您继续说。”

“狄大人,我林老爷子对您是绝对的信任……这几日不是很多人都被抽取了血液却没有致死吗?那是因为绝世神武制造的取材,就是魔种的血…而力量,就是从那些被抽取血液的魔种们的生命力量中获取……”

“……什么?!魔种的血居然可以……”

的确,的确!那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魔种,该死的!他怎么就没注意到!

狄仁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望向窗外。

天已经黑了,元芳……元芳还没有回来。


Tbc.